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第100任!岸田文雄成日本新首相,组阁纷争再致“六年七相”?

第一财经 2021-10-04 11:24:46

作者:潘寅茹    责编:戚德志

留给新首相的蜜月期很短。

当地时间10月4日,在经过参众两院议会成员的“指名选举”后,新任自民党总裁岸田文雄正式成为日本第100任首相。

8日,作为新首相的岸田还将发表施政演说。

在9月29日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由于时任首相菅义伟已在9月初宣布弃选,岸田在当天的两轮角逐中击败了选前呼声最高的时任新政改革担当大臣河野太郎以及高市早苗、野田圣子两位女性。

日媒认为,岸田新内阁成立后,首要任务是疫情的应对以及后疫情时代下日本经济的复苏。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中日关系研究秘书长、研究员蔡亮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道,由于明年7月日本还有参议院改选,因此留给新首相的“蜜月期”其实很短。“万一自民党席位大幅度丢失或者出现‘扭曲国会’现象,总裁或需对此负责。”他说,“而一辞职,又将触发总裁选举,来完成剩余任期。然后新首相又要面临众议院选举等。”蔡亮认为,一旦新任首相专注党内竞争,非常不利于中日关系的发展。

日本新首相岸田文雄(来源:新华社)

新设经济安保大臣

据日媒报道,岸田已经基本决定了多名4日即将成立的新内阁的阁僚人选。其中,几个关键的岗位,现外长茂木敏充留任,萩生田光一出任经济产业大臣,山际大志郎任经济再生担当大臣,岸信夫留任防卫相,松野博一为内阁官房长官。

值得注意的是,岸田此前在选举中表示,为防止技术外流,将新设经济安保大臣,负责制定日本的国家战略及“经济安全保障推进法”。首次入内的小林鹰之出任该职务。日媒认为,这是应对美中关系等国际秩序变化的措施。

与岸田一同竞选的野田将出任少子化担当大臣,着力解决日本社会严峻的少子化现状。而河野则被任命为自民党广报总部长,负责宣传工作。日媒称相对于此前的新政改革担当大臣一职,河野事实上已在岸田内阁中被“边缘化”。

一路获得前首相、自民党大佬之一安倍晋三支持的高市将担任自民党政务调查会会长一职。现任自民党税制调查会长甘利明将接替现年87岁、自民党内部德高望重的二阶俊博,出任自民党干事长一职。在自民党内部,政调会长、干事长、总务会长与选举对策会长为自民党高层。

新内阁成立后,岸田还将面对众议院改选。据日媒报道,岸田计划于本月14日解散众议院,11月7日进行选举投计票。对于此次众议院选举,蔡亮认为,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的席位很难出现变化,“在在野党也整合不顺利的情况下,自民党单独过半没问题,届时(自民党)在465个席位中单独取得233个没问题,再加上联合的公明党,可以稳定过半。”

“六年七相”或再现?

对日本民众而言,菅义伟的弃选,不免让人联想起2006~2012年期间日本政坛出现的“六年七相”的混乱状况。而纵观岸田内阁的成员名单,日媒认为,岸田的人事安排毫不掩饰地对总裁选举中己方阵营,即力挺他的细田派(前首相安倍晋三所在派系)、麻生派的论功行赏,没有获得重要职位的派系目前已弥漫不满情绪。

尽管河野本人已表示接受新职位,但河野的身边人士已第一时间表达了不满,强调“很失望”。此外,此次新内阁中也没有“二阶派”的身影。此前在竞选伊始,岸田就明确表示,一旦出任新总裁,党内的干事长一职任期最多三年。而二阶自2016年来,已担任了5年自民党干事长。

蔡亮表示,日本首相的频繁更迭恰恰是当前急需避免的。

二战后,只有5位日本首相的任期超过5年。自1987年中曾根康弘(Yasuhiro Nakasone)退场后,日本在2001年前后共历经10位首相。其中,一位的任期仅为2个月。

首相频繁更迭的态势终于在2001年被制止。当时小泉纯一郎担任首相时长达5年。2006~2012年,历史又开始重演,日本经历了“六年七相”的局面,换首相犹如走马灯般频繁。

其间,安倍于2006年9月底当选日本首相。翌年9月,因支持率大降及罹患溃疡性大肠炎,安倍宣布辞职。接替者福田康夫,也因反对派占据多数而结束一年首相任期。福田康夫的接任者麻生太郎也仅执政一年,因反对派搅局而下台。但执政党与在野党的身份变换并没有对首相任期产生多大影响。此后反对派民主党出身的三位首相鸠山由纪夫、菅直人和野田佳彦的任期也均为一年左右。直到2012年年底安倍重新执掌政权。此后,日本政坛进入了长达近8年的稳定期。安倍的8年首相任期一举刷新了日本宪政历史上首相连续在位时间的纪录。

对于日本缘何频现“短命首相”,日媒认为,参众议院交替选举过于频繁、分裂的民调、党派间的斗争都是潜在因素。

随着菅义伟的退选以及疫情造成的不确定性,各界对日本政坛动荡重启的担忧开始出现。“很显然,这是风险。”聚焦日本政治与国际关系研究的神奈川大学助理教授华莱士(Corey Wallace)表示,“可以想象,多年前首相频繁更迭的现象,会重演。”

东京国家政策研究院教授增山干高(Mikitaka Masuyama)也认为,菅义伟任内最大的不幸是他要直面疫情的冲击,这对于当时任何在首相之位的人而言都是极大的挑战,“正是由于疫情的出现,使得自民党当时认为疫情下的政局稳定为首要重任,因此各派别均团结在无任何派别出身的菅义伟身边。而今随着疫情的好转,各种纷争又将浮出水面。

自9月下旬以来,日本疫情回落显著。日本广播电视协会(NHK)汇总的10月3日数据显示,单日新增已为968例。日本也自10月1日起全面解除紧急状态。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yren.net。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